澳大利亚在中国使馆装窃听器!间谍装置几乎覆

当前位置: 主页 > manbetx >

澳大利亚在中国使馆装窃听器!间谍装置几乎覆

时间:2020-06-29 13:33 作者:admin 点击:

近日,涉港国安法不断推进的消息让一些西方国家坐立不安,澳大利亚就是其中异常活跃的典型。澳大利亚的反应并不令人奇怪。长期以来,澳部分政府人士和媒体就热衷于炒作外国“干涉渗透影响”和“间谍威胁”,有关言论和报道含沙射影,或明或暗指向中国、俄罗斯、伊朗等国,并把澳大利亚包装成国际间谍情报活动的“受害者”。事实真的如此么?记者了解到,近年来,“贼喊捉贼”的澳大利亚从未停止过对别国的间谍情报“攻势”,我国曾多次破获澳情报人员针对我国的间谍活动。针对境外实施的渗透策反与情报窃密活动,国内有关部门将采取更加有力的措施和行动,依法打击,绝不手软,坚决维护国家安全与利益。澳方渲染“中国间谍威胁”的言行,更是屡屡遭中方驳斥。

澳情报安全部门的“北京情报站”

澳大利亚是世界间谍情报领域的“老手”,作为“五眼情报联盟”的重要成员和美国的跟班,澳不仅紧盯中国,近年来还“贼喊捉贼”,不断渲染“中国间谍渗透”。然而,在铁的事实面前,澳大利亚还是“露了馅”。

据记者了解,2018年,我国执法部门对一起间谍案件进行侦查时,在境内发现并现场抓获了执行情报交联活动的澳大利亚情报安全部门的间谍,当场起获用于间谍活动的器材、经费以及刚刚搜集的情报资料。记者注意到,其中一个小本上记录着一些地名,疑似与澳方的间谍活动有关。有关部门透露,除在中国境内实施间谍情报活动外,澳大利亚情报安全部门在澳本土和第三国也针对华人开展策反活动。有关部门曾破获案件,澳大利亚情报安全部门将一名华人策反后,安排其到位于堪培拉附近的斯旺岛秘密基地进行专业的间谍培训,之后又将他派遣回中国大陆搜集情报。

另据记者获悉,澳情报安全部门对华间谍情报活动的一个主要方式是:通过向中国内地和香港特区派遣间谍人员,进行策反发展和情报搜集活动。据称,澳大利亚情报安全部门在中国从事间谍情报活动时十分谨慎小心,行踪诡秘,使用了各类间谍器材,设法规避中国执法部门的侦查。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其自以为隐秘的间谍活动最终露出马脚。

从澳秘密情报局间谍身上起获的情报经费、间谍工具和地图

从澳秘密情报局间谍身上起获的情报经费、间谍工具和地图

近年澳情报安全部门对中国驻澳机构和人员的监控力度越来越大,并且大规模约谈、骚扰在澳华人,要求提供华人社区和中国使领馆的情报,甚至将有些人发展成情报线人,设法向中国驻澳大利亚使领馆渗透,或指使他们潜回中国搜集情报。

澳情报安全部门对中国大肆开展技术窃密活动由来已久。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驻澳大使馆在修建过程中,澳大利亚情报安全部门借机“暗动手脚”。馆舍投入使用后,中国有关部门在检测中发现,建筑内部被澳方安装了大量窃听器材,包括当时最先进的拾震式窃听器和高频、低频电磁感应式窃听装置,几乎覆盖了每层楼板,甚至连使馆储藏室也未能幸免,以至于中国政府只能在澳重建大使馆。从工作掌握的情况看,澳大利亚情报安全部门至今仍未停止对中国驻外使领馆的技术监控和窃密。

中国驻澳使馆发现的窃听装置

中国驻澳使馆发现的窃听装置现场

中国驻澳使馆发现的窃听装置

“从幕后走向台前”

10年前,澳大利亚还被美国“太空战”网站形容为地处亚太“二线”,但随着美国在澳部署多座军事情报搜集站,澳方对俄罗斯、中国等国的监视也在加强。近年来,澳国内媒体披露出澳美共同运营“松峡”联合情报设施等信息,表明中国已是这些技术监控设施的重要目标。澳大利亚不断强化对中国间谍情报和技术窃密活动的同时,却指责中国对澳“影响渗透”和“间谍威胁”,用“贼喊捉贼”这个成语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对于中国的崛起,澳大利亚是怀有复杂心情的。”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教授陈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澳大利亚一方面借中国经济腾飞而获得大量经济利益,另一方面又对中国有着潜意识的敌意,中国的政治体制与其截然不同,近年来澳大利亚政策上意识形态导向较强,这种潜在的敌意往往在外力和内因的共同推动下冒头,误导决策思维。

种种迹象表明,澳情报安全部门并不仅仅满足于针对中国等国开展间谍活动。一些分析认为,澳大利亚有提升自己国际战略地位的要求,不满足于偏安一隅。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华德曾经说,“澳是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副警长”,通过将自己绑在美国的战车上,澳大利亚希望借力加强自身影响力。

陈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近几年来,澳大利亚情报部门从幕后走向台前,公开发表对某些重大问题的意见,直接干预政治舆论,试图影响决策。”陈弘分析说:“事实上,现在澳大利亚已不满足于担任美国的跟班和随从,而试图扮演美国的合作伙伴的角色。换言之,它不仅仅是服从和听命于华盛顿,而是会自行战略布局,发起行动,对华为的打击就是一例,2018年,澳大利亚先于美国,宣布对华为实施全面禁令,随后游说多个西方国家,建议后者效仿。”

澳大利亚对华的“焦虑”和“敌视”到底从何而来?澳大利亚是中等强国,地处南太平洋,在冷战中战略地位不高,冷战结束后更是一度被边缘化。随着奥巴马推出重返亚太政策,尤其是特朗普大力推进旨在遏制中国的印太战略,澳大利亚开始借此强化其战略地位。澳大利亚是一个真正的印太国家,通过加强自己在印太战略中的重要性,加大活跃程度,澳大利亚希望能够在国际舞台上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

澳大利亚的这种情绪也反映在其间谍活动中。据有关部门证实,在澳情报安全部门的间谍活动目标中,中国的分量越来越重。这一方面是因为中国日益崛起,澳大利亚感到压力越来越大,焦虑感越来越强;另一方面则是在澳大利亚看来,作为“五眼情报联盟”成员,有着搜集中国情报与其他成员共享的强烈“责任感”。为此,澳大利亚近年频繁修法,不断增加情报机关职权和经费预算,强化对华情报网络建设,对中国的间谍情报力度前所未有地加强。

堪培拉的“被害妄想”

正如陈弘所提到的,在澳情报安全部门眼中,中国对澳大利亚的“影响渗透”和“间谍威胁”无处不在,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SIO)总干事伯吉斯曾对外声称,“澳面临的外国渗透和干涉威胁在规模、广度和目标等方面均前所未有,严重程度甚至超过冷战时期”,“澳各行各业都是外国干涉的潜在对象,包括各级别议员及其团队、政府官员、媒体和分析人士、商界领袖、高校等”。在这种“被害妄想”的意识下,澳大利亚情报安全部门不断鼓动政府出台针对所谓“外国影响渗透”活动的法案,并且向澳国内媒体“喂料”,暗中支持媒体炒作“中国间谍威胁”,毒化澳中关系。

“向相关媒体‘喂料’,借助媒体对某些敏感问题进行炒作,放大、夸大乃至歪曲某些事件及其重要性,是澳情报安全部门常用的重要手段。”陈弘举例说,去年曾引起各界关注的“王立强间谍事件”就很典型。

2019年11月,澳大利亚所谓的调查记者尼克·麦肯齐在澳《悉尼先驱晨报》《时代报》和9号电视台调查新闻节目《60分钟》中声称一个名叫王立强的27岁中国男子叛逃澳大利亚,王立强自称是“中国间谍”,“曾在香港、台湾地区指挥了间谍活动,后被派遣到澳大利亚开展工作”。陈弘表示:“王立强的自述疑点重重,明显属于诈骗,但其中一个重要问题是,既然王立强自称‘叛逃’,那必定是与澳方情报安全部门接触,且按常理澳方不可能让他主动接触媒体,那么媒体的消息来源是什么?一个较符合逻辑的判断是,澳情报部门早已判断王立强属于诈骗,但有意放风给记者,借此炒作中国威胁论,至于此事是否属实,情报部门不作评论,只要在社会上造成所谓‘中国间谍威胁澳大利亚安全’的舆论氛围就行。”

对澳情报官员和部分媒体对中方的所谓指控,中方多次进行严厉驳斥,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所说:“(澳大利亚)不断编造所谓中国的‘间谍案’,对澳大利亚的‘渗透案’,我想无论情节多么离奇,花样如何翻新,谎言终究是谎言。”